愛吃荔枝的你,覺得哪個荔枝品種最好吃?

2018-01-11 15:04:29 admin

烈日炎炎,驕陽似火,最愜意的事情莫過于手捧幾顆丹紅荔枝,細細品嘗其清甜果肉,頓覺口齒生香,令人回味無窮。

荔枝原產于我們中國,在廣東、廣西、福建、四川、臺灣、云南等地都有廣泛種植。

不同地區的荔枝,其品種是不一樣的。而不同品種的荔枝,口感又各有不同,所以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疑問:哪個品種的荔枝更好吃呢?

南山荔枝

妃子笑

相信大家都對杜牧的這首詩:“一騎紅塵妃子笑,無人知是荔枝來”有著深刻的印象。的確,妃子笑的品質非常的優良,屬于優質荔枝,通常是在5-6月期間成熟。這種荔枝長得比較大個,肉也很豐厚,果核也不大。

不過購買此種荔枝時需注意,如果整個果子的皮都紅完了的話,品質會降低,此時不宜購買。一般來說,妃子笑的果皮紅了1/3-1/2的話,味道才是最佳的。

該品種原產于廣東。廣東的中山、廣州市郊、從化、增城、東莞、南海、順德、江門、高州、花縣(花都)、寶安南頭、廣西、臺灣、海南等地均有種植。

南山荔枝

掛綠

掛綠是荔枝最佳品種之一,主產于廣東增城。

該品種為廣東增城荔枝中的優等品種,也是廣東荔枝的名種之一。因荔枝中間有一道綠痕而得名。掛綠核大而略扁,肉質特別爽脆,清甜有微香,品質極優,果實較耐貯藏。

該品種今存者為1979年古樹枯死時由技術人員搶救由樹基發芽更生出的新樹。由于掛綠荔枝異常珍貴,21世紀初曾出現單顆天價拍賣的情形,打破吉尼斯世界紀錄。

南山荔枝

糯米糍

糯米糍荔枝,簡稱糯米糍,又稱米枝,古稱水晶丸,為荔枝品種之一。該品種果形呈偏心臟形,歪柄,果形較大,色澤鮮紅間蠟黃,果皮棘感不明顯,果肉乳白色、半透明、豐厚,口感嫩滑,味極清甜,核瘦小,自然糖分高,含人體必須的多種氨基酸、微量元素和維生素,具有多種滋補功用,是不可多得的嶺南佳果。在東莞等地,該品種有“荔枝之王”之稱。

不過糯米糍上市的時間比較晚,一般是在每年的6月上旬或者7月下旬這樣才成熟。

糯米糍荔枝分布在廣東、廣西等地,其中以廣州、東莞、增城、從化及高州等市為主產區。

南山荔枝

桂味

為何要把荔枝的一個品種命名為桂味呢?這恐怕跟其本身帶有桂花香味有關。桂味一般是在每年的6月下旬成熟并陸續上市。桂味的個頭不算大,屬于中等的個子。

桂味中有一個品種叫做“鴨頭綠”,是桂味中的佳品,通常都是一些老樹結出來的。桂味的肉質較爽脆,因為帶有規劃的味道,所以吃的時候人會感覺特別的清甜,果核也是比較小的。

桂味為廣東栽培分布較廣的優良品種之一,《嶺南荔枝譜》記載:“桂味產番禺蘿岡洞(今屬廣州市郊)牛首山最盛”。該品種是廣州市郊普遍栽培的主要品種之一,增城、東莞、新會等市也多,其次中山、番禺、南海、順德、清遠、從化、高鶴(注:即高明區、鶴山市)、開平、寶安、高州、普寧、潮安、廉江等地均有栽培,其中以廣州羅崗鎮所產最著名。

南山荔枝

三月紅

三月紅是荔枝中最為早熟的一個品種,每年清明過后不久,就開始陸續有三月紅上市了。

這種荔枝果核較大,肉黃白,味道甜中帶有一點點酸,所以有的不愛吃帶有酸味食品的人,不是特別鐘愛三月紅。不過這種荔枝的品質也是可以稱得上是中等了。

該品種分布于廣東珠江三角洲、粵西一帶、海南、廣西、云南(例如屏邊縣)等地。

南山荔枝

黑葉

黑葉荔枝也叫烏葉荔枝,主要是因為它的葉子發黑,所以得名。果中等大,大小均勻。果皮紫紅色,果頂鈍圓而斜,果肩為一邊高一邊低的歪肩。

雖然黑葉荔枝因為果核大而不得食客的歡心,但因為其香味濃郁,很多荔枝雪糕或奶酪都是使用黑葉荔枝來調味。

該品種最初分布在廣東,后來經過推廣,成為福建、廣東、廣西、臺灣等南亞熱帶沿海一帶廣泛種植的地方品種 。

南山荔枝

白蠟

白蠟優質早熟品又叫白臘子荔枝,是優質的中早熟品種。葉面有光澤,有蠟層,葉脈明顯。近心形或卵園形,果頂鈍,果肩平而一邊斜,果皮鮮紅色,薄而軟,龜裂片突起,裂紋明暗顯,果肉白臘色,肉質清甜,汁多,肉厚核小,有特殊香,種子中等大。

白臘荔枝主產于茂名的高州、電白等縣市。

南山荔枝

哪些人不適宜吃荔枝?

荔枝屬性溫燥,陰虛火旺的人最好少吃(一次最好不超過0.5斤)。

患有慢性扁桃體炎和咽喉炎的人,多吃荔枝會加重虛火;

容易過敏的人群食用鮮荔枝后,會出現頭暈、惡心、腹痛、腹瀉、皮疹和瘙癢等過敏癥狀;

吃太多荔枝,特別是空腹食用荔枝有可能引起低血糖,也就是通常所說的荔枝病。

對孩子來說,荔枝和芒果、龍眼等水果一樣,內火重的小朋友最好不要吃,而正常兒童也盡量少吃;

對老人而言,有便秘現象的老人盡可能不要食用,特別是有肝病、腎病、糖尿病、胃腸病患者更應慎重。


電話咨詢
在線訂購
在線地圖
荔枝商城
国产精品亚洲专区无码不卡_夜鲁夜鲁夜鲁视频在线观看_77人体人体大尺_人妻换人妻a片爽_中国人与黑人作爱av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